与房东母女的生活    

  (一)初窥

  英姐的身体其实是我第一次真正进入的女人的身体,那一年我19岁,刚上大学。

  英姐和她的继母住在一套三室的单元房里,她和吴妈妈各一间,我租住一间。厨房和卫生间是共用的。卫生间
非常的小,只能容下一个座便器而已。没有洗澡间,那个年月洗澡都是到公共浴室或是夏天在自家房里用白铁皮澡
盆座浴。英姐的爸爸因为诈骗罪发配到新疆劳改很多年了,后来因为表现好提前释放,但早已没有了城市户口,只
能继续在劳改农场做些后勤工作,每年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10来天。等于是以自由身继续劳改。英姐的漂亮是大
家公认的,172cm的身高就是在今天也不算是矮了。那时候24岁,刚刚参加工作,有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同学。
她的继母我叫她吴阿姨37、8岁的半老徐娘,可是人很漂亮。168cm的身高,丰胸肥臀,烫着波浪式的披肩
发,看起来像是37、8岁的样子。

  说实话,那是我已经发育得很好了,也知道男女间的性事,看过一些手抄本,也曾经自慰过多次,只是没有亲
身体验难过。下面的宝贝很像个样子,在公共浴室我曾经偷偷观察过,即使是正常的状态下也要比很多大人的要长
要粗一些。对英姐的美色我是从刚懂得男女间的事就垂涎了的,每次手淫的性幻想对象都是她。从她晾在厨房里的
乳罩我判断出她乳房不小,很可能是已经有过性经验了。没有男人的帮助,应该不会这么大。还不止一次的偷偷拿
下来躲在厕所里用她的乳罩包裹着我的宝贝自慰过。

  吴阿姨是个风骚的女人,老公长期不在,独守空房多年,下面空的利害。可是又不愿意随便找个人,很多时候
就是自己解决(当然我是后来知道的)。对她我其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那时还是孩子,但对她的大屁屁却一
直是很喜欢,很圆,翘翘的,走起路来屁股有几分颤动,十分诱人,很是希望能有机会好好看看她光着的屁股是什
么样子。

  谁知这样的机会很快就被我遇到了。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英姐家也黑着灯,看来也没有
人。我一个人在家里看书做功课。一会儿,我听到开门声,有人回来了,是吴阿姨。我听到她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很快就又出来,到厨房烧水。我正好要去厕所,就出来走到厨房。看到她一边烧水,一边正在厨房里清洗澡盆。

  「您洗澡呀」我和她打招呼。

  「你在家呢?洗个澡,这天太热了,一身汗。」

  「可不是么,我刚才也冲了一个,这会儿好多了」我边说边拉开厕所的门进去撒尿。这时我突然想到这也许是
个好机会,可以偷看那肥白的屁股。打定主意,我从厕所里出来,偷眼一瞟,发现吴阿姨房间的门为了一会儿往里
面放浴盆方便,果然是敞开的。我知道和我家一样,门上有一个废弃的钥匙洞。吴阿姨这时已经洗好了浴盆,正一
桶一桶地从厨房往房间里提洗澡水。

  「我来帮您吧,我力气大提的多,几次就够了」我边说边抢过桶来。

  「那怎么好意思。说出去人家知道了,说让你帮阿姨打洗澡水。」吴阿姨脸有些红,但桶还是被我抢了过来。

  「这有什么,大家是邻居呀。再说就我们两个在家,您不说别人谁能知道」水也确实够沉的,吴阿姨也真是有
些吃力,也乐得省些力气。再说了,谁不喜欢年轻小伙子呢?于是也就真的放了手,「那谢谢你了,可别和别人说
呀」

  「您放心,以后只要是就咱俩在家,你要洗澡就告诉我一声,我帮您」我故意说错「什么,你个小鬼头,你还
要给我洗澡呀?!」吴阿姨竟绯红了脸,用手掌打了一下我的额头。「错了错了,说错了,我是说帮您打水洗澡。」
我赶紧改口「您这么美,就是我真的心里想帮您洗,也不敢说出来呀」但挑逗的话还是要继续的。

  「人小心还不小,不学好。」吴阿姨的脸更红了,半嗔半怪地说「你才多大,就想这些事儿?」「想那些事儿
呀?」我假装不明白,眼睛却不看她的脸,而是盯在那一对连衣裙下丰满的乳峰上。由于我们离得很近,从我的角
度刚好可以清楚的看到连衣裙下那一对躲在胸罩下的鼓胀的乳房的上半部,露出了乳沟,白白的乳肉突了出来,白
皙、润滑。由于出了汗而汗渍渍的,这样一来更是显出了成熟女人的妩媚。

  「还和我装蒜!你的眼睛看哪儿呢?就差钻进去了。」说这话的时候,吴阿姨的身子一震,心里想「是啊,要
是真能有个男人钻到那个里面去该有多舒服呀」这样想着,下面竟似乎有了些潮意。于是她赶忙拉回了思想,看看
面前的这个少年,确实已经是个小伙子了。

  「别瞎看,你才多大,还没长开呢!」她咯咯笑着,边说边将一只手伸到我的裤子外面,隔着裤子轻轻地拍了
两下,想以长辈的身份开个玩笑打消这份尴尬。成熟的女人就是不同,位置感极强,这两下都稳稳准准地落在了我
的阴茎上。由于是夏天在家,又刚洗过澡,我只穿了一条大短裤,里面没有穿内裤,上身穿了件大背心。

  那层薄薄的短裤就像没有一样,那感觉就像是直接的接触一样。虽然很久没有真正抚摸过真家伙了,但那种东
西的手感是不会忘记的,吴阿姨分明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条自己每到夜间都会想起的肉枪的轮廓。

  手掌传给大脑的信号是让她有些吃惊地:「不小」。她的手竟然没能完全收回来,停在了离那条枪4、5厘米
的地方,同时忍不住轻轻地惊呼了出来「啊?!」我也没有想到她会真的用手去碰我的阴茎,那从来没有被女人碰
过的「家伙」真是反应敏捷,竟由于这么两下渐渐地肿胀起来,一点点地将我的短裤撑了起来,搭起了一个不小的
「帐篷」。

  我羞红了脸,赶紧用双手捂住,嘴里却说「我已经长开了」。吴阿姨也红了脸,没想到这一碰竟碰出了事情,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呀」

  她想。凭经验判断,那条肉枪还没有完全勃起,但就是现在估计也有16、7厘米长了,如果全硬起来应该会
有……她这样想着。除了因为没有想到这孩子已经发育得如此成熟而吃惊外,还有对真家伙的渴望使得她的眼睛已
经离不开那个部位了。到底有多久没有摸过那滚烫的坚硬肉棍了,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那条完全勃起的阴茎,这时在她的眼里早已经没有了那层薄薄的短裤,即
使被双手捂着也没有关系,她看到的是一条发怒的肉棍正一跳一跳地挺立在那里。她知道她应该把眼睛移开,不该
在这时候想这件事,但她没办法不想,没办法移开。「对,移开。」吴阿姨下了决心,今天老下脸来也要见到真家
伙。「把手拿开,让阿姨看看到底有多大,别按坏了。阿姨又不会把它吃了」说着抓住我的手,将他们移开。当然,
那一刻我还真有些希望吴阿姨能将我的宝贝吃下去。

  短裤拉开了,被褪到了地上。成熟女人的手法就是熟练,我都没感觉到什么就已经下身赤裸的站在了这个分韵
犹存的妇人面前了。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蹦跳出来,有一半的鬼头躲在包皮内。她开始纵观整个阳具,龟头红亮亮
的泛着光,鸡巴上的青筋清晰地浮现出来,整个阴茎与身体成45度角的样子骄傲地挺立着,翘得老高,迫不及待
地想要一飞冲天似的,吴阿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一伸手便抓住了那个夜夜期盼的真家伙,手掌感觉到了热度。「
终于又见到了,终于又抓在手里了。」那一刻她几乎不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吴阿姨弯下腰去,脸几乎要贴到了龟头上,马上传来一阵熟悉的男人的龟头特有的味道。伸手一握一股热气传
到她的手心,「好粗好长呀!」她脱口而出。:「真的是长大了呢!」她抬起头妩媚地瞟了我一眼,手上却不用自
主的用了力,紧紧地攥着,然后顺势把包皮往下拉,此时龟头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疼」我叫了出来。但那感觉
太美妙了,第一次被异性的手触摸我的宝贝。

  这一声把吴阿姨叫回了现实中,她狠狠地夹了夹双腿,她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哪怕是再多一秒钟的时间,
自己都会张开嘴将这个爱人物吞下去的,自己的下面已经不争气的流出水而来了。她下死眼又盯了盯那条昂然挺立
的肉棍,双手把我的裤子给我提上来。「好了,不闹了,你快帮我把水弄好,阿姨要洗澡了。」说着头也不会的走
进了卫生间。

  我傻傻的站在那儿,要不是刚才美妙的感觉还在,我都要怀疑这是梦了。可是马上就清醒过来,刚忙把水弄好,
偷偷地把那个废弃的钥匙孔上贴的那块堵孔的胶布撕了下来放在兜里,把澡盆摆放到了正对着钥匙孔的地方,一切
就绪对仍在厕所的吴阿姨说:「都弄好了,您洗吧,我回屋里了。」

  「好,谢谢你。忙你的吧」吴阿姨应道。

  一会儿,我听到她从厕所里出来,进了房间并传来了锁门的声音。我又忍了七、八分钟,估摸着差不多了,就
脱了鞋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轻轻地走到她的房门前。由于紧张和前所未有的刺激,我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我一手扶着门,一手握住了肿胀的阴茎,眯起一直眼,从那个钥匙孔中望进去。屋里面是亮着灯的,明亮的灯光下,
一个赤裸的背影映入了我的眼帘,屋里的人正背对着门,半弯着腰站在浴盆里,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光溜溜的屁股。

  我的手不由得紧紧地攥着自己已经膨胀到极点的阴茎,心跳的声音估计屋里的吴阿姨都能够听见了。

  我下面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移动,心里想着:「快转过身来看看」。屋里的人并不听话,并没有转过身来,我
只好死死地盯着那肥白丰满的大屁股。吴阿姨这时左手背到后面来使劲地抓着自己的半边屁股,另一只手似乎是在
自己的两腿间。

  她的双腿越来越弯,似乎是没有力气再站立着。

  吴阿姨索性将一只脚跨到浴盆外,半跪在浴盆里,上身前倾,一手撑在地上,蹶着屁股,另一只手伸到两股间
摩挲着。「她是在自慰!」我突然明白了。由于钥匙孔太小,可以看到的画面非常有限。虽然那翘起的屁股正对着
我这边,可根本看不清那双腿间的宝物。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楼道门那里传来开锁的声音。有人回来了!

  我吓得赶忙转身,正准备躲进厕所。正在这时,楼道门开了,英姐推门走了进来。「你在干什么呢?怎么光着
脚?」

  「我,我去厕所。」我慌乱地回答。

  「你下面……你……你怎么……」英姐一眼看到了我那还在昂然挺立的将下身支起了鼓鼓的帐篷的阴茎,脸腾
地红透了,张着小嘴说不出话来。

  我羞得赶快溜进了厕所。那一个晚上我都躲在里面,一直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才偷偷溜回自己的房间。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