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白领骚妇1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从来不参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会,只有年终的分配董事会我才会出席。

  这天参加完朋友开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终分配会和另一个董事说着话走出会议室,正准备去董事长穆辉的办公
室办有关的手续,走到门口就见穆辉正在训斥他的秘书,听了几句才知道他的秘书在办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劝说
下穆辉警告她再发生就让她走人。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看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
一头披肩的长发,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胸前鼓起两团高耸的曲线。此时低着头,不停地认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
的样子,我一下动了心,走过去对她说:「你叫什么?」「对不起,请叫我马建玲。」她抬头看看我,想必也知道
我董事的身份,尊敬的回答。

  「去冲杯咖啡喝,提提神。」说完便随其他人进了穆辉的办公室,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我的帐户里又多了六位
数的进帐,大家又聊了一会就彼此分手,干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和中学同学加死党的李建国和徐新建一起在一家海鲜馆吃了饭,从饭店出来,三人都没事,徐新建说:「
走吧,到我那里坐一会。」三人各开各的车。

  将车停在徐新建开的夜总会后面的停车场,三人走进最好的vip包房,坐下之后徐新建说:「你们先坐,我
去安排一下,阿白你先狼嗥一会,这两天来了几个不错的,我去看看到了没有。」说完走出了包房。

  徐新建的父亲是该市的公安局长,他开的这家夜总会我可是大股东。当初徐新建把想法告诉我,只是资金问题,
我知道他搞这一行有他父亲的关系一定不会有事,便投入了二百万,让他搞成俱乐部性质的高档会所。因此他对我
很感激,虽然每年的利润一般,但对我来说就有了玩女人的好地方。

  他这里从开始就不允许客人和小姐在这里发生关系,谈的合意就带走,这一则既安全又少了很多麻烦,二则来
此消费的都是些腰里有钱或是有身份的人,到目前这里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固定的会员。

  我才唱了两首,李建国大叫受不了时,门开了徐新建带进来六、七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又不俗气的女人,我
扫了一眼,令我心中一跳,那个苗条的身影不是上午才见的马建玲吗?她也看到了我,吃惊之下转身就要走,我冲
徐新建一指她,徐新建不由说:「玲玲你干什么,进去坐下。」她转过身看看我,显得很为难又很害怕的样子,无
奈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徐新建又留下一个女人后说:「你们先坐,我那边来了个朋友,出去应酬一下。」说完离开了。

  我不再理会李建国,因为此时大家都干自己的事。我问马建玲:「这就是你白天打盹的原因吧?」她害怕的说
:「白老板,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穆老板。」

  「告诉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你在公司的收入应该不少的,怎么还来这里,晚上不睡,第二天你不瞌睡才怪,」
我严厉的说。「我是才出来的,只因最近有点事,手头有点紧,没办法。」她焦急的回答我。

  「什么事?告诉我,你不想失去工作吧?」我为了达到淫虐她的目的,威胁着说。「不!白老板,我……求求
你千万不要解雇我,你要我作甚么都行,千万不要解雇我。」她担心害怕的说,眼睛里已经开始流出泪水。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不然你就会失去工作。」我不放过她。

  「我赌钱输了,借了点高利贷,限期不还他们会要我的命。」她开始哭泣。

  「你借了多少?」我不由动了帮她的念头。「我将积蓄输光了,又借了十万也输了。」她哭的像个泪人,使得
李建国俩人直往这边看,我冲他们挥挥手说:「你怎么会一下输了这么多,为什么到那种地方去。」

  「我丈夫经常去外地的工程工地,我一个人无聊便和朋友去了几次,起先只是玩玩,后来就收不住了,他回来
知道了我就完了。」马建玲有点泣不成声了。

  「行了别哭了,我想办法帮帮你。」正说着徐新建和他的相好,夜总会的女领班走了进来,一见我们的样子便
说:「阿白你把玲玲怎么了,你个大色狼她这才第二天,你别太难为她。」「就是,白哥你可别欺负玲玲。」徐新
建那漂亮年轻的女领班柔柔说。

  「哪有啊?你们问她吧。」我委屈的说。

  马建玲马上说:「老板,不关白老板的事,是我自己不好。」完了就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听完徐新建就问:「
是不是宏都的蔡卫东?」我一听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在宏都也有玩过,那里的设备有手脚,表面是一个打牌玩麻
将的娱乐会所,其实是一个地下赌场。为了能有效的控制马建玲,我忙向徐新建使眼色,死党就是死党一下就明白
了。

  得到马建玲肯定的回答后,徐新建说:「你先别急,柔柔在这里陪陪玲玲,好好招待李兄,我和阿白去想想办
法,」我和徐新建出来后上了车直奔宏都。

  到了那里徐新建和蔡卫东本来就熟,况且徐新建父亲的关系,蔡卫东爽快的将欠条给了徐新建,他将欠条递给
我说:「阿白,蔡老板够意思吧?」我明白场面上的事,便说:「蔡老板明天晚上六点,银都鲍翅馆一定要来啊,」
「哈哈,白兄客气了,其实你直接来就行了,不用把徐哥叫来,好的明天一定去。」

  出来在车上我对徐新建说:「谢谢你了!」「你我还客气,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你怎么了,原来的浪子性格变
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他不解的说。

  「大概是年龄关系吧。」我自嘲的说,看看他不以为意的样子接着说:「过一段时间让你见识一下,浪子还是
浪子,这个马建玲有一种做性奴的潜质,我要把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奴。」

  徐新建看着路头都不动的说:「你可真够狠的,她有老公的,你不怕他找你么?」「怕甚么,不过是女人偷情,
再者说有你呢,而且我不会强迫她,只是让她自愿而已,难道你没有和柔柔玩过sm,那她手腕上的手铐伤痕是哪
来的?」

  「你这家伙真是属狼的,好吧,你我都有此好,我也不瞒你,我在城郊有个场所,你可以去哪里,大部分东西
和设备都有,」很快到了夜总会,我们走进包房,马建玲立刻站起来,期待的看着我们。

  徐新建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柔柔的身边,我招手示意马建玲跟我走,然后和他们打招呼先走了。到了停车场上
了车我问:「你要不要回家取点洗漱用品,我想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公司那里我和穆总说怎么样?」她看着我
:「你不嫌弃我吗?我一身的麻烦。」她有点哀怨的说。

  「嫌弃你就不会要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我安慰她。「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就算不打
死我也会不要我了。」她心中害怕,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说。

  「他经常打你吗?」我有点同情又有点酸酸的问。「也不是,就是每次喝了酒,怀疑我对他不忠而打我,可我
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白老板我陪你做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不然我就完了。」她又开始哭泣。

  「怕甚么,他知道也没什么,你这么漂亮,我给你介绍更好的,行了,再哭我就不管了,要不要拿东西?」我
有点不耐烦了。对杜文英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杜文英的故事见拙作《四十岁的处女》)我带马建玲取了东西,
顺便在二十四小时的小超市买了些食品,两人来到我的住处。

评论加载中..